第一姝 第260章 绿珠

更新:10-21 14:50 源站:88读书

铁官府的执行能力不差,发现『药』渣就把人控制了。

紧接着就驱使着另一位跟这个『妇』人熟识的人带路去了她家,把她家抄了一遍,家人也给拘了过来。

仆『妇』上前,把从『妇』人家搜出来的『药』拿给少夫人。

没煮过的『药』,能看出与黄芪的细微区别。

人赃俱获,还有儿孙做人质,已没有什么可抵赖的。

可就是铁官府的执行能力太强了,让袁家人觉得心惊肉跳。

这样强的执行力,偏偏不把笼子的口扎牢了。

至今为止一直在跟个小喽啰死磕。

明知道张姨娘就是知情者,或者直接就是背后指使者,却没有一个人提出来要预先把她控制住,防止她逃跑。

娘娘庙可不是门禁森严的铁官府,这里出入zì yóu、四通八达。

今天是庙会,到处都挤满了人,想跑的话往人群中一躲,就如同躲进wāng yáng里的一尾游鱼,海阔任鱼跃了。

袁家兄妹几个互相交换着眼神,宗房少夫人肯定不会是想给张姨娘留足时机让她跑路。

笃定张姨娘不会跑?不敢跑?有人不会让她跑?

兄妹几个几乎同时想到了灭口。

铁官府不想让这件事扩大,这样不符合他们的利益。

少夫人眉头深锁,强打精神也掩不住疲惫,低声吩咐了身边妈妈几句。

那妈妈对院子里其他人道“人已经拿了回来,辛苦各位了,耽误了大家吃斋饭,奴婢已经吩咐人去传斋饭,吃了饭好去听智宏方丈讲经。”

这是不准备让他们知道审讯的内容了。

大家也不强求,这种之事,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
按理该男宾归男宾一桌,女宾归女宾一桌。

不过这种时刻,宗房少夫人想来没有心情应酬诸人。

驿丞夫人说“我这会胃口不好,就不跟你们一起吃了,让依姐儿和钦哥儿几个陪我吃点吧!”

少夫人应了,各家分开吃各家的。

折腾了一通大家都脾胃虚弱,还好吃的是素食,各人多少都用了一些。

钟楼旁边有一间禅院很清净,只张绿珠一个人在。

她两只手交握着焦躁的踱步,贴身丫鬟被她打发出去打听消息了。

如果她聪明,这会就该自我了断,像她这个名字一般,找个高处zì yóu落体。

让所有的秘密到她这里戛然而止,被她带进坟墓里。

她不聪明,不然也不会弄巧成拙。

她怕死……

她还年轻貌美,富贵日子她还没享受够呢!

她不想死!

她的丫鬟回来了,身后跟着一人,是她表姐家的一个婆子。

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,任家族人多,不可能个个都领到差事,她表姐家只是小门小户。

来的这个婆子是家里唯一的使唤下人,粗手大脚的。

张绿珠迎上去,看到没有旁人跟来,问“我表姐呐?”

她的丫鬟扶着她的胳膊“姨娘,那事发了,咱们得赶紧走,这位妈妈是三『奶』『奶』派来给我们引路的。”

张绿珠六神无主,“往哪走?”

“从后山走,那边没人,三『奶』『奶』给安排好了,下山以后躲一些日子,若是没事咱们再回来。”

丫鬟扶着她,随着那婆子,绕开人群,往后山行去。

这边袁家诸人胃口不佳,也不敢再随意吃外头的东西,囫囵吃了些就让人收了。

大家都觉得铁官府的态度暧昧不明。

又商议一下,让陶氏和杜氏探探驿丞夫人的口气,能不能赶紧回去。

袁伯驹“要是能走就马上走,若是少夫人挽留,二弟你就带上弟弟们试着找机会偷偷出去,

出去以后,二弟你带重阳去驿站借一匹马,回武安城找盛隆的刘掌柜,让他带你们去见刘家老爷,其他人去找曾祖父。”

袁仲驹“那你们……?”

袁明珠“刘家知道了这边的情形,铁官府就不会轻举妄动了。”

铁官府是为了不走漏消息让刘家和守备府知道,若对方知道了,秘密不是秘密就没有守着的必要了。

吃罢斋饭,陶氏对驿丞夫人说“实在精神不济,就不去听经了。”

驿丞夫人“我这会也腹内叽里咕噜的,要不回去吧?”

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两家商议定了,就去跟宗房少夫人告辞。

少夫人挽着驿丞夫人的手,抹着眼泪“婶子,你们在此陪陪我吧,经了这么大事,家里人还没到,我现在是六神无主。”

又吩咐下人“跟智宏方丈说一声,给少爷xiao jie们单找一处地方歇息。”

驿丞夫人为难的看看袁家人,却不能推辞。

庙里派了让人引领他们去歇息,少夫人指派了两个妈妈过去伺候。

樊嬷嬷犹豫了一下,也跟了过去。

她这处也中招了,这会也拉肚子拉得四肢无力。

真若碰上什么事,她自保都成问题。

路上,袁伯驹示意袁仲驹他们,做好离开的准备。

引他们过去的是之前见过的那位知客僧,许是知道了一些内情,一路上都很沉默,与之前八面玲珑的模样相差很大。

安置他们的这处禅院紧邻着钟楼,院子里有几棵高大的柏树,环境清幽。

袁明珠牵着她姐姐的手,好奇的问“之前我们来的时候不是说没有空的禅院了吗?这里怎么没有人啊?”

知客应对这样的质疑很有经验。

“之前住在这个院里的女檀越因为有事提前走了,院子就空了下来。”

袁明珠心说真巧。

大概猜到这里之前是谁在这边了。

不知是钟楼的遮挡还是几棵古柏遮阴,当然也可能是心理作用,袁明珠觉得这处院落阴森森的。

当然也有好处,这处院子空房间多,可以把仆从打发到别的房间,不像之前仆从们都侯在廊下,屋里的人等于时时刻刻被盯着。

袁家兄妹和任家姐弟分别占了主殿的东次间和西次间。

袁伯驹悄悄对弟弟妹妹说“你们准备一下马上就走,再晚骑马不安全了。”

袁明珠“姐姐,过一会你喊任姐姐陪你去如厕。”

袁珍珠点头。

这样就能把任依依引开不说,还至少能引开一个妈妈。

袁伯驹取了围棋,喊了任矩钦对弈,其他人围观。

驿丞府的下人因为知道点想与袁家结亲的风声,也未拦着,由着两家的少爷xiao jie混在一起玩。

皮埃斯绿珠,西晋石崇的宠妾,古代着名的美人,坠楼而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