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法贝儿 十九章 古堡与蚁鹬鸟

更新:03-02 08:22 源站:少年文学

三个少年在睡梦中也咕噜噜地转动着眼球,紧皱着眉头,神情紧张。看来有不好的梦在打扰他们。兰彻斯特即便在梦中也紧紧握着自己的匕首,突然他无意识地抽出匕首,挥动着,似乎在于某种恐怖的事物斗争着。乌瑟的眼中已经滑出泪水,他哽咽着呼唤着哥哥的名字。此时他回到了童年,见到了某些他恐惧的景象,于是很自然地呼唤起他此生最信任最依赖的兄长。

亚瑟的眉头很快舒展开,即使是噩梦,也很难在简单的头脑中构造出色的梦境,乌瑟凭着勇敢的心很快战胜了梦中的敌人酣然睡去。

一双温柔的手轻柔地拍打着还在争斗状态的兰彻斯特,又摇了摇泪流不止的乌瑟。

两人醒来意外的发现这样温柔唤醒他们的人竟然是修。

此时他看着他们的神情非常温和,有如春日的夜色。他说道:“你们做噩梦了。不要担心,你们不过是受到了黑色独角兽梦魇能力的感染。东西太过幼,他还无法掌控梦魇的力量,控制不了力量的发散。”

一直处在沉睡状态的贝丽丝汀似乎听到了修在说话,一个翻身坐了起来。她揉了揉眼睛,从随身的空间里拿出一些草药,在夜色中看了看,又闻了闻,最后确定的点了点头。它将草药收回空间,又过了一会儿就端出两碗药来。他递给二人说道:“诺,专治噩梦的良药,在你们的心灵力量还不足以抗衡梦魇时每日喝一副吧!”

二人羞愧的点点头,一口气喝完了药,重新陷入睡梦之中。

第二日,经过修与贝丽丝汀在空中的侦查,一行人很快确定了三块依然充满生命力的森林区域。他们决定从离他们最近的一处开始,依次向东南方探查。

这块区域离碧翠湖并不遥远,更远方向的森林都已经枯萎,唯有这里还保持着生机和活力。这里必然有着能够抗衡邪恶之眼的存在。

这里生活着众多避难的猛兽与魔兽。狭的生存空间使他们彼此争斗,鲜血流满了大地。独角兽走在最前方,非常勇敢的准备直面任何的挑战。这时,他的耳朵动了动发出一声凄切的嘶鸣,猛跑几步后便飞了起来。

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赶忙追在他身后。树林深处远远地传来咆哮与嘶吼。数百头魔狼组成的大军团团围拢着一个白色的身影。天空密密杂杂的飞翔着各种魔鸟。所有的魔兽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,双眼赤红。这些魔兽受到邪恶力量的感染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,疯狂而嗜血,他们在攻击森林的守护者,这块避难所的建造者,一头成年的白色独角兽。

白色独角兽,独木难支。辗转腾挪,只有躲避的份儿。他的身上鲜血淋漓,魔狼前赴后继车轮一般扑到他身上撕咬。森林的生命之力灌注到独角兽身上,很快将他的伤口修复,但新的伤口又更快的出现。

黑色家伙一个闪电冲入了包围圈中,从他的独角中爆发出一道黑色闪电,立刻将被击中的几头魔狼化为了飞灰。他战斗力的强大令人咋舌。比起成年独角兽他的身形更加灵活,力量更加庞大,一头可以顶翻大他数倍的魔狼。除了黑色闪电,他还可以使用梦魇的力量让魔狼恐惧畏缩不前。

随后赶来的众人看着这一幕,不得不感叹独角兽是天生的战士。或许,它便是因为这场灾难而应运而生的救世者。

贝丽丝汀忽然明白了,光明也离不开黑暗的守护。从来没有单独存在的光明与黑暗。将光明与黑暗割裂开来,甚至对立开来的看法是幼稚可笑的。她望了一眼修,露出从未表达过的感谢之意。修读懂了她的眼神,突然感到有些哽咽。

独角兽顶翻了几头还在攻击成年独角兽的魔狼。而后向着空中发出一道闪电,惊得那群魔鸟四散逃离。家伙一个人搞定了一场战斗。众人只来得及做了一次观众。

成年独角兽度踱步到独角兽身边宠溺的伸出舌头舔舐起来。作为父亲,他丝毫没有因独角兽受诅咒般的颜色而嫌弃他,而是衷心的为他高兴。

留下独角兽守护父亲,众人继续向第二块区域前进。他们探索了正片区域却一无所获。夜幕再一次降临。

夜深了,众人依然没有睡意,大家都有些沮丧。乌瑟偷偷的离开众人,他想要去解。眼尖的他看到不远处的丛林后有绿色的光点闪耀。好奇之下他悄悄潜行过去。丛林中有一片平坦的草地,草地上绿莹莹的无数的光点绕成一个圈。那是无数的仙子手牵手在祈祷歌唱。圈子正中,一名美貌的仙女挥舞着法杖,边跳边唱起歌来。

他被歌声深深吸引,不知不觉来到了圈子外,就在他抬脚要踏入圈子的时候,一双手从后面拽住了他的衣服。因此他只有半只脚踏进了圈子。

耳边想起贝丽丝汀焦急又压抑的声音:“你若是打扰了仙女的歌唱,便会永远留在这个圈子里,再也走不出去。快趴到地上,退回来。”

乌瑟听了后出了一身冷汗,乖乖趴到地上,手脚并用退了出来。亚瑟一只大手抓起他的衣领,拖着就跑。跑出很远后才吐出一口气。远来他一直憋着没敢喘气。

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这次危机。众人趁着天色未亮的端口抓紧时间休息了下。在天将亮未亮,天色最暗也是人们最疲惫的时刻。一个鬼祟的身影,悄悄的接近了众人的营地。他来到篝火边,脖子1八0度的转了一个圈,确定周边没有人后,踮着脚,一颠一簸的来到贝丽丝汀跟前,一个优雅的起跳,双爪一下抓住她怀中熟睡的尼莫振翅飞走了。

一早,众人是在贝丽丝汀的哭声中醒来的。尼莫的失踪对少女来说打击太大了。尼莫牺牲了自己,才镇压了邪恶之眼,自己却没有保护好它,连它是怎么失踪的都不知道,太失职了,太可恨了。

修有些好笑的摸摸贝丽丝汀的头发,安慰道:“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?就是通过尼莫啊,我有办法知道他在哪里。现在我们就去找他”

“别担心”乌瑟也安慰道,“尼莫非常强大,这个森林里恐怕还没有它的对手。”

众人坐在克洛贝鲁斯如今被昵称为贝的三头犬背上,急速向着修指定的方向冲去。走到后来,他们发现目的地竟然就在第三块保留地上。大家精神一震,感觉这次一定会有收获。

大家在一处废弃城堡的广场上降落,荒草在青石铺就的广场上肆意疯长。原本种满鲜花的花坛里一片枯萎。喷泉早已停止运作,但水池里依然还有着不少积水。水中金灿灿的一片,竟然是金币。莫非是许愿池?亚瑟有些好奇,乌瑟已经伸手捞金币去了。

修一巴掌打开乌瑟的手,沉声道:“别动,这是金钱蛭,一条就能吸干你的血。”

乌瑟浑身一抖,几乎哭出声来,再次为自己过于旺盛的好奇心懊悔起来。砰地一声响,亚瑟挥舞起巨剑劈碎了水池,等水彻底干涸后,兰彻斯特扔了一个火把进去。从中立刻飘散出浓浓的焦臭味。

城堡高处的一扇窗后,一只蚁鹬鸟焦急地看着这一切。屋子里,尼莫早已经醒了,心爱的主人突然不在眼前,尼莫生气了,后果非常严重。屋子里的一切被吞噬一空。屋门所在的墙壁前一刻也消失了。蚁鹬鸟用嘴敲打着窗户,大声的呼救。

“救命啊,快来救救可怜的艾莲啊!”